【滿島光 – 迷宮 labyrinth】 人與城市的曖昧拉扯

生活在城市的人,或許很難感受城市的存在,當活活呈現在眼前的景像變成習慣,難以從中發掘出本身的特點。香港的大廈,都以插針式屹立在馬路兩旁,要更到位地描繪香港城市的狀況,不妨借用城外人Mondo Grosso 《ラビリンス》的那塊濾鏡,了解這座迷宮。

Labyrinth VS Maze

歌名《ラビリンス》,來自’Labyrinth’,拉丁文意思指「迷宮」。’Labyrinth’這個字的用法較’Maze’嚴格,它不像Maze一有不同路徑和方向通向出口,而專指無法逃脫的一種,可以理解為用作囚禁之用,亦並非用來讓人導賞或遊玩。

穿梭插針迷宮

香港以高密度見稱,想知道香港有幾逼,不一定立於高處俯瞰,身處如插針般的高樓之間,只能在隙縫間望見天空一角。在MV中選來的鰂魚涌海山樓場景,被大樓包圍,併起來剛好就是一道屏障,中間的一片空地顯得格外昏暗狹小,站在這堵巨牆前更感壓逼。

鏡頭由高至低移動,滿島光就在這裏開始,在隙縫間開始行迷宮。走入小店再穿梭窄巷,一轉就來到九龍。先是女人街兩旁的攤檔,全部一個接一個無間斷填滿整條街,兩排舖位騰出一條通道給行人,而舖內大部分位置都用來擺放貨物。離開錯落有序的排檔後,來到時值深夜的行道,街上只剩摺疊好的排檔,這座迷宮暫時平靜下來,但旁邊唐樓、招牌仍然密集地擠在一起。

身處城市的迷惘

整道歌以電音為主,籠罩着迷幻、朦朧的感覺,滿島光就在此氛圍下穿梭三個地方,這裏很難找一個「空曠」的地方,極其量只是無車無人,走到每個角落都只見城牆般的高樓。MV入面的舞步,由《La La Land》的排舞師Jillian Meyers編舞,如果細心看,可能找到戲入面的那份輕鬆跳脫。

黃昏和夜景下的海山樓、廟街、深水埗排檔,滿島光在無人的街道獨唱獨舞,由港島走到九龍,似是漫不經心,對旁人不屑一顧,只專注於沉溺這座城市中;身處迷宮中的人,就如鏡頭所展示的景像一樣,朦朧不清,伴着霓虹燈獨自沉溺。究竟這座迷宮有甚麼吸引滿島光沉溺當中?要是主角極度渴望離開這座城市時,絕不會以這種慵懶步伐的音樂,配以輕鬆自在的舞步,反而只好在這個被包圍的情況下,沉溺在這種迷幻,未知的環境中。

人與城市的關係

整個MV以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成,鏡頭跟着滿島光的舞步,鏡頭一邊跟,過程中滿島光偶一施以不屑一顧的神情,領鏡頭跟着她走,亦不時與鏡頭保持距離;直到在深水埗排檔之間,開始朝鏡頭方向,一前一後共舞;滿島光偶爾倚在排檔,接着側身走,刻意與鏡頭作出互動,主動面向鏡頭,與鏡頭(或者觀眾)互相交流,一面於街巷之中獨舞,舞步輕快自由,另一方面渴望摒棄城市的一切,在這個狹小空間之中尋找出口。

歌詞之中有不少提到「忘記」「搖晃」「墜落」這些字眼,亦即是主角在這座未能逃脫的城市之中,當然亦有某些讓她沉溺、著迷的人物或關係,令主角選擇留在這座既美麗而找到自己步伐的迷宮之中繼續沉溺,在迷人的旋律之中往下沉。

大都會是個信息萬變的地方,離不開急速的更替,住在這裏的人只好加緊腳步追趕潮流;然而,任憑怎樣改變,每個城市終究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城內的一磚一瓦代表它的身份,向人們解說這裏的一切。

文/壹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