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 S4 全六集總結】科技=人類的最終敵人?

人類不斷發展科技,從方便生活,到後來逐步把它發展為對人類造成威䝱的武器,剝奪本來屬於自己的自由和安全。《Black mirror》第四季一貫以科技為主題,預視和警告科技怎樣逐步侵佔人類生活每部分,今次嘗試一次過把六集的內容作歸納,找出人類發展科技背後的原因。

科技=滿足慾望的工具

科技令人類生活更方便省時,機器的幾個設定幫助節省了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我們有更多時完成更多事情。人類不斷把科技擴展來滿足自己的慾望,直到他們用它來控制別人的生活⋯⋯

USS Callister

故事一開始,就講述在宇宙間的一艘戰艦Callister,入面有位英勇果斷,深受下屬愛戴的艦長Captain Daly,帶領着隊員消滅敵人,在宇宙間稱霸。場景十足太空戰隊主題的漫畫,事實上這個場景是讓玩家能親歷其境的遊戲Infinity,而研發這個遊戲的就是那位艦長Captain Daly。可是,現實中的他卻是是個敢怒不敢言,不擅社交的技術總監;明明是令公司賺大錢的功臣,卻被生意夥伴Walton獨攬大旗,亦得不到公司上下的尊重。

現實中的Daly在現實上無法得到別人的尊重和認同,於是把自己的憤怒、幻想、慾望帶到虛擬的遊戲渲洩。Daly在公司偷取同事的DNA,製造一個電子版本的複製人放入遊戲,由他決定這些複製人的外型,把討厭的人變成外星人或者怪獸。這些複製人來自真實世界的人的意識和記憶,儼如有自我意識和思想的人,可理解為獨立於真實世界入面的另一個自己。

Black Museum

曾經舉世聞名的Black Museum,以展品背後的暗黑故事而聞名於世,曾經負責研究發展神經技術,神經系統接觸介面的館長Haynes,曾發明過不少作品「幫助」醫生、病人和囚犯。為了令醫生能更準確診症,把他和病人的感官連結,令他感受到病人的痛楚而更準確斷症;然而,這位醫生戀上這種痛楚,最後為了得到更多感官刺激而自虐甚至虐待別人,以獲得對方在痛苦、驚恐的狀態下的痛楚。

一個年輕婦人因一次車禍昏迷不醒,Haynes提議把婦人的靈魂植入到丈夫腦中,讓兩個意識同時分享一個軀體內;這種狀態最終令婦人的丈夫覺得被監視,最終把她的靈魂寄居在毛公仔身上,這隻不會說話的毛公仔,終日只能靠兩個按鈕表達意顯,但她的心聲卻無人聽見。全館過往最受遊人歡迎的,是一名不斷接受電擊的囚犯,因為死前答應Haynes把自己的靈魂留下來,Haynes就把這個電子版本的囚犯放到博物館中,在遊人面前不斷上演痛苦受虐一幕來取悅大眾,賺取博物館收益。

Haynes把科技與人的神經連接,令人保存靈魂,無論是那個被傳送至毛公仔的靈魂,抑或在電擊房中的靈魂,這些研究都是以「幫助」別人作藉口,實際上是利用科技滿足自己的慾望,肆意控制和折磨其他人的意識,令對方在擺脫了軀體的限制後,活活囚禁靈魂,讓每位參觀博物館的人都可以滿足自己的慾望。

科技=權力監控

我們透過監控這動作獲得安全感,同時開始依附這個行為而生。監控不再需要面對面或其他有形的方式,只需連接人腦直接取片段播到屏幕,誰都沒有隱暪的權力。當人人都可以隨意透過監控,獲得安全感和權力時,這種技術究竟是好是壞?

Arkangel

單親母親Marie對女兒Sara呵護備至,為了確保女兒的人身安全,把監控系統Arkangel植入Sara腦中,這樣可以透過系統對女兒進行高度監管,包括女兒的身體狀況,身處的環境。由Sara幼年到青少年,Marie把女兒與這個社會隔絕;為了讓女兒不會被暴力、血腥、色情的內容所「污染」,把相關的影像模糊掉,令Sara對鄰居不斷吠喊的狗隻的模樣,同學手上的色情暴力影片,甚至連血滴的模樣都一無所知。

這個系統可以是Marie保護Sara的工具,同時更是Marie用作滿足自己控制權和獲得安全感的CCTV,她把女兒跟外界完全隔離,希望確保她安全,永遠留住她的純真;事實上,Marie只能依靠系統了解和探知女兒的一切,用系統知悉Sara的記憶和感知,用監視取代溝通,系統變成了Marie一種心癮。這種家長監控的方式,用意究竟真的是保護,確保所有東西都在掌握以內,不會偏離自己的計劃;抑或只是用科技獲取安全感,甚至名正言順取得監控的權力?

Crocodile

劇中女主角Mia是一位著名建築師,多年前幫友人Rob隱暪撞死人的事件,本來事情已經永遠埋在Mia的記憶中。直到多年後Rob突然到訪,表示自己萌生悔疚自首之意。當時擁有地位和財富的Mia怕Rob的悔疚令她一無所有,於是把他殺死。這件看似只是Mia的記憶和秘密,最終跟保險經紀Shazia一次替客人索償的事而纏在一起。Mia在酒店內殺死Rob當晚,Shazia的一個客人在該公寓附近街道被一架披薩車撞倒,Shazia替客人索償過程中,需要錄取當晚在附近出現人的記憶。

Shazia帶同錄憶機,先開始向客人問話,在客人的錄憶片段中見到在附近公寓的一名牙醫;最後又在牙醫的錄像中,見到Mia的身影,Shazia找Mia,她的記憶如錄像帶般播出來,Shazia如同目擊Mia殺人過程,最終亦招至殺身之禍。當監視成為一種可任人挪用的權力時,代表我們再無私隱可言,劇中Mia的殺人經過雖然最後全憑這部錄憶機得以真相大白;但值得思考的是,當存取記憶變成一種達到目的,小部分人的特有權利,例如劇中的保險經紀、警方,再沒有人可以拒絕透露自己的記憶,甚至有所謂的私隱。

科技=人類的最終敵人

科技過度發展至開始反過來控制人類時,我們又開始感到危機,甚至起來反抗,希望維持人類原來的控制權或者地位。

HANG THE DJ

故事主題令人聯想到現時的交友apps,或者一些結識異性的網站,這些設定聽起來該是最無威脅吧?但在劇中的男女,他們想依賴系統找出另一半,同時要跟從系統指示,先後跟不同人拍拖,直至系統通知他們找到真命天子;諷刺的是,人人希望令自己有更多選擇,在系統揀選過程中一旦遇上自己者不喜歡,都不能拒絕,不能順從自己意願篩選。

男女主角Frank和Amy,在一次約會中認識同時認定了對方,但因為要跟從系統指令,各自跟不同人拍拖;直到後來,他們再次重遇。Frank希望自己能跟Amy日後一起,於是偷看系統的預設拍拖時間令系統不斷削減他們相處的時間。二人決定不依從系統裏面的指示依時間分開,在夠鐘的一刻他們被系統的人員逮捕;直到他們爬出這個系統預設的環境後,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系統設定的測試,用以證明二人就是合適的一對。真實中的Frank和Amy坐在酒吧,系統顯示他們是擁有高合拍度的一對,適合成為情侶,二人最終還是沒有離開系統,突顯人類盲目依賴科技以獲取安全感,免得自己寂寞。

METALHEAD

第四季中最短的一集,只有30分鐘,直截了當的人類與科技的終極一戰。科技過度發展,人工智能被研發,世界逐漸被機械人、人工智能全面控制,並且發展到與人類為敵,務必要剷除異己的地步。故事場景並非我們幻想和憧憬的科技化城市,反而到處是渺無人跡的荒地,廢棄的倉庫入面埋藏了不少機械人,把主角Bella的兩名友人殺死,Bella亦展開被機械人追殺的逃亡戰。

全片用上黑白色作主調,感覺就如機械人在掃描週遭環境時系統所示的黑白兩色,令環境看起來更荒涼。故事節奏明快,亦如實地講述機械人與人類角力時的強弱,人工智能只需幾秒間掃描,已經可以找到敵人的位置。Bella由荒地逃到大屋,發現這間荒廢大屋的主人早就被機械人殺死,剩下骷髏;她只可靠自己奮力跟機械人一戰,這個機械人最終雖然被Bella殺死,但除了這個機械人,還有更多的機械人能在系統感應下意識到Bella的位置。劇中最後由外型如蟑螂的機械人一部一部走出來,整個場面都顯示人類走到盡頭,機械人已經完全佔侵人類世界。

文/壹貳

圖片/網上截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