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故事】阿薩卡斯

阿薩卡斯睜開眼睛,眼前依舊是漆黑一片,如果這個地方有晝夜的話,這已經是另一個早晨了。在這個漆黑一片的空間裏有一顆K星,遠看是一片海藍色,表面佈滿大小不一的坑洞,一直以來,只有阿薩卡斯住在K星表面那些淺淺的坑洞裏;K星中間夾雜幾條長而幼細的白色橫紋,阿薩卡斯叫這些橫紋做「平行灘」。平行灘最近開始逐漸被這片K星一大片藍色所吞併,現在平行灘已經由本來的12個變成只剩下一個。

阿薩卡斯走到K星最後這個平行灘,這裏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終於逃離平日那片讓人溺斃窒息的藍海。據說平行灘收藏着不同世界,隨着藍海湧至這道平行灘,裝載着不同世界的平行碎屑不斷沖湧而至,來到阿薩卡斯的腳底下。

方正

阿薩卡斯眼前這塊立方體狀的平行碎屑,方正得毫無瑕疵,沒有任何啞痕,完美得像經過打磨一樣。阿薩卡斯於是把它拾起仔細看;平行碎屑的四面就像加上一道堅實而牢固的門,把方塊入面的一切景象牢牢封住,入面停滯沒流動,就似是一顆實色東西。在阿薩卡斯眼前,它就如一塊實色、毫無生命的石塊,完全看不出入面有甚麼;就這樣,他開始嫌棄它,隨手把它拋回平行灘的某個角落,任由藍海決定它的去向。

混沌

拋掉那塊方正得討厭的平行碎屑後,阿薩卡斯又注意到另一塊平行碎屑,今次這塊充滿混沌不清的氣體。阿薩卡斯把它握在手內,平行碎屑入面混沌不清的氣體才開始變得澄明,變成跟阿薩卡斯手掌一樣的灰白色。阿薩卡斯喜歡把平行碎屑與自己融為一體的感覺,彷彿自己就屬於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我可以隨意跟不同東西融成一體,再也不會剩下自己一個⋯⋯阿薩卡斯愈想愈出神,一不留神平行碎屑就掉落在平行灘上,變成跟平行灘一樣的白色;那塊剛才跟阿薩卡斯手掌一樣顏色的碎屑,現在的顏色、質地已經跟平行灘無分別。無論阿薩卡斯怎樣找,再也找不回這塊平行碎屑,即使它就出現在腳下,阿薩卡斯都無法認出這就是那塊平行碎屑。

倒影

阿薩卡斯把目光投向另一塊平行碎屑,這塊碎屑入面住了一個人,這可算是阿薩卡斯在K星看到的第一個人。這個人跟阿薩卡斯一樣全身是灰白色,彼此睜大眼睛望着對方,正當阿薩卡斯伸出手想拾起碎屑時,對方同樣想伸手摸一下;事實上,無論阿薩卡斯做甚麼動作,碎屑入面的人亦完全倒模出他的動作。阿薩卡斯並不知道平行碎屑入面的就是自己,只是一直愣住凝望它,很想走進去這個空間入面,認識住在另一個世界入面的自己。

光束

這是阿薩卡斯在平行灘拾到的最後一塊碎屑,它由拾回來到現在一直發出微微的顫動,仿如一塊充滿能量的碎屑,現在終於得到阿薩卡斯的注意,把他拾起來細心觀看。這顆平行碎屑入面的光一閃一閃,快速而短暫,似蘊藏着一股不停流轉的能量。阿薩卡斯一直活在K星藍海,每日看着那遲滯而緩慢的波浪來來去去,眼前這些光和顫動給他一幅新的畫面,他深信這塊平行碎屑入面的世界,就是他終日嚮往的新世界。

阿薩卡斯待厭了K星那片藍海,巴不得要離開這些坑洞,離開這顆即將剩下藍海的K星;討厭K星無盡的深坑凹洞和漫天星斗。阿薩卡斯深信,平行灘的任何一個世界都比這裏好,反正離開K星就是了;於是一口就把那塊發出微光的平行碎屑吞下,此時阿薩卡斯也像光束一閃,從此消失在K星⋯⋯阿薩卡斯再次睜開眼,這裏肯定不再是被黑幕包圍和藏在一角無人發現的K星,沒有他討厭的藍海,也不像K星般黯淡無光和不著邊際。在這個空間裏時刻都充滿光,阿薩卡斯也成了管道內的一束光負責照亮,以及一直往前閃過,沒有停下來的機會。阿薩卡斯不再像以前在K星生活的日子般,眼看其他管道同樣在發光發亮和閃過,它開始想念當天那個一直在「模仿」自己,全身灰白色的人,不知他是否還在那塊平行碎屑入面等着自己呢?

創作/壹貳

圖/零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