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BEASTARS:不同種族,真的能夠和諧共存?

迪士尼數年前曾推出《優獸大都會》,故事將人類以外的哺乳類動物分為肉食動物及草食動物兩個族群,雙方達成了和平協定,彼此不得撕殺,而在這個以「和諧共存」為理想的環境中,卻充斥著歧視與偏見。剛巧在同年,日本動漫界也推出了類似主題的作品——《BEASTARS》(中譯:動物狂想曲),同樣以草食及肉食動物共存的世界為背景,反映出現實社會的種族議題。

《BEASTARS》一方面道出了和諧背後的黑暗,另一方面亦以高中生主角雷格西去道出各種掙扎。這頭有四分一巨蜥血統的大灰狼,因對兔子哈魯產生了微妙的情感,而步步深入了肉草食並存的議題,卻經常在本性、理性與感情之間拉扯,使牠漸漸墜入跟種族相關的禁忌與危機。究竟友情、愛情能否超越種族的鴻溝,達至理想的共融世界?不同種族的生物,真的能和諧地共存嗎?

和諧共存的背後

在這個「肉草共存」的世界,草食經常都過著膽顫心驚的生活——晚上不敢獨自出外、與肉食單獨共處害怕有生命危險。雖然表面上是個和諧共處的世界,肉食、草食學生會一起上課、吃飯、參加社團活動,但其實草食動物均清楚肉食動物的本性,經常抱住「隨時會被吃掉」的心態去生活。故事用高中校園為背景,以話劇部的羊駝命案展開劇情,自此令校園的草食動物更有戒心,可見心理上大家並未真正達至「共融」。

種族之間的標籤

正如人類社會一樣,我們會用國籍、種族去定義一個人,《BEASTARS》中的動物也愛用品種去作標籤,例如肉食動物是只用蠻力的怪物;矮小的侏儒兔是懦弱無用的;純種的動物是高尚的;草食及肉食是不應談戀愛的……動物之間很容易就會用品種去界定對方理應是個怎樣的人、理應做甚麼,因而降低了對個體的探討動機,某程度上亦加深了物種之間的分化。

共存背後的犠牲

在這個肉草共存的社會裡,吃掉草食動物會構成罪行,所以肉食動物必須壓抑本能去生存。例如棕熊利茲便要靠服食藥物去壓抑食慾及身體成長,飽受副作用煎熬,可見在共存的理想下,有些種族還必須作出一定犠牲。在表面和諧的社會背後,當然還有「黑市」存在,除了販賣動物鮮肉,還有畜口販賣等各種非法交易,從此亦表達出,當天性本能在社會不得彰顯時,還是需要一個渠道去發洩及滿足。

物種之間的先天距離

雖說草食跟肉食要打破隔膜共處,但實際上還是會出現各式各樣的狀況,迫使牠們認知彼此之間的區分。例如有一次,食蟻獸基維讓獵豹達奧為牠拉筋時,不慎扯斷了整隻手臂,雖然達奧出於無心之失,但這些先天的力量及本能,總不經不覺成為族群之間的芥蒂。而每當有類似的事件發生,一眾肉食者也不期然感到龐大壓力,好像自己也有份成為罪人一樣,默默忍受周邊的冷嘲熱諷,實在是「躺著也中槍」。

精英制下何以共存?

漫畫中「BEASTARS」意指社會最高領導者,象徵人類社會的精英。某程度上,當某動物成為社會的BEASTARS時,該物種自然會成為優越的一群,備受敬仰。這就正如我們的世界一樣,某些種族、膚色的人被視為優秀的,相反某些卻被視為較低等的。雖然領導者經常將「共融」掛在口邊,但實際上,動物的地位還是會引起各種偏見。

同一年內,有兩部主題相近的作品分別在西洋及東洋出現,可見現代社會即使宣揚共融的理想,世上的種族議題依然此起彼落。《BEASTARS》漫畫現時正在連載中,同時也已經推出了第一季動畫,對該議題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看看這套作品啊!

文/零捌

圖/網上圖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