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挑戰者一號》:真實的虛擬世界

虛擬與真實,本來就是兩個對立的元素。面對無力改變的現實環境,人們會選擇逃避,而虛擬世界就是其中一個出口。《挑戰者一號》的國度,人們同時存在於現實與虛擬之間,人們既活在現實生活中,亦可透過VR置身於虛擬世界中,甚至透過虛擬世界的一切,改變現實生活。 繼續閱讀 “【#電影】《挑戰者一號》:真實的虛擬世界"

【#劇集】《歎息橋》:埋沒過去留下來的債?重新選擇的機會?

從過去一路走來,留下的可能是債,也可能是個遺憾,我和你都是個被回憶綑綁的人。如今,當選擇再次出現在面前,應該償還過去留下的債,抑或繼續逃避回憶而埋下更多的債,叫自己泥足深陷……

背負回憶重新開始?還是繼續逃避?

20年後的今天,怎樣被20年前的一個決定、一個選擇牽引?可以再選擇一次,還會讓遺憾繼續遺憾嗎?劇中的角色由兩個不同演員,分別飾演年輕版和成年版,每集播放主題曲時,先從黑暗中浮現的半邊臉是年輕版的自己,接着在黑暗中的另一邊臉,就是現在的自己;同一角色由兩個面孔去飾演,無論經歷多少事,樣子變得有多感陌生,20年前當天一路走來的腳印依然在影響我們。

Thomas與Sammy

Thomas和Sammy 20年前在茶餐廳工作認識,到20年後合伙開餐廳、同居。劇中未有安排以平舖直述二人的相遇,反而是由Joyce與Thomas在比利時的相遇,到後來相愛講起;當時的Sammy是Thomas的餐廳合夥人,甚至同住的密友,親密得連彼此的私生活都毫不隱暪,唯一不知道的是彼此纏下了20年前的心結⋯⋯

20年前Thomas接下茶餐廳老闆的偏門生意,要到比利時一段時間;後來,他因為意外被迫滯留當地,無法兌現承諾,回香港跟Sammy過生日,一留就留了20年。Thomas回到香港後,並未有跟Sammy說明這一切,Sammy也把疑問一直放在心裏;彼此就這樣各懷心結,住在同一間屋,合夥開餐廳Massam。直至Sammy中學時代的前男友阿南出現,Thomas和Sammy的關係起了變化。Thomas知道阿南邀請Sammy到上海開餐廳的主廚,嘴裏總是說得輕鬆,一副沒所謂的模樣,暗裏質疑Sammy是否跟阿南復合;至於Sammy,以為Thomas真想她快離開這間屋,放棄當餐廳的合夥人到上海去。然而,兩人始終沒開口向對方求證過甚麼。

直到Sammy回去執拾東西時,Thomas道出當年被迫滯留比利時的原因,Sammy誤以為Thomas當年拋下自己留在比利時的心結,來到20年後的今天終於解開。Thomas的勇氣,只足夠向Sammy「澄清返」發生在20年前的事,卻未有把一直以來對Sammy的感情表達。在Sammy跟隨阿南到上海之前,她跟Thomas一家一起上郵輪。

上船前,Thomas給Sammy遞上一幅畫作,這幅畫Sammy大概見過。有一年Sammy生日時,Thomas本來為她畫了一幅畫,但見到Sammy當時手上拿着阿南送她的收音機,Thomas選擇收起這份心意。Sammy後來雖然發現這幅畫時,卻一直不知道畫她的正是Thomas。劇集最後在Sammy上船前接過畫的作後就完結。這種未曾明言,卻不能當沒事發生過的情感/關係,應該用甚麼去定義?

Ken與Joyce

Ken和Joyce由朋友聚會中認識,拍拖8年,到現在同居。對Joyce來說,現在來到「是時候要結婚」的階段,但看到Ken平日對生活愛理不理,沒有主見的態度,令她開始對Ken愈來愈不滿,甚至想過分手。直到她知道父親患絕症,Joyce害怕獨自承受爸爸死去後的孤獨,為了讓父親可以趕得及看自己出嫁,她決定與Ken結婚。

至於Ken,多年來一直活在母親的嚴厲管教下,無論做甚麼事、下甚麼決定,最終都會被否定,然後由母親為他作主和安排。Ken以前也曾試過反抗,只是他反抗、改變的方法並不是尋求自立,而是從一個依靠(母親)轉到另一個依靠(Joyce)。要是新的依靠失去了,他又會回到原地;以前的Ken每次都回到母親裙下,臣服於她、依賴她,最終脫變成一個凡事都「阿媽話咁樣好喎」的裙腳仔。對一個沒有獨立能力,所有事都習慣接受安排的人而言,最需要的只是一個讓他可以放心依賴的避風港。

Ken和Joyce彼此帶着各自的理由,最終決定與對方結婚,然而,他們婚後並沒有更包容對方,彼此的習慣又再出現,Ken又嫌棄Joyce對他的管束就像兒時母親對自己的一樣,Joyce繼續不滿Ken一貫的態度,甚至猶䂊應否離婚,而Ken在重遇Catherine和Kelvin後,也曾想過搬到Catherine家過一家三口的生活;只是,Catherine最後決定跟從美國回來的老公Ryan重新在一起,Ken當然就回到本來的避風港:Joyce的身邊;而Joyce在此時發現自己懷孕,Joyce由最初對懷孕、小孩這件事全無計劃,到知道懷孕當刻,反而讓她變得更踏實,這種實在彷彿就為她下了決定,令她暫時不再猶豫應否選擇跟Ken離婚。對於那些從來有太多選擇的人來說,有時無從選擇,也許就是最好的選擇。

多角度敘述手法

《歎息橋》一共15集,每集都用其中一個角色作主題,在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之中,大概沒有一個片段能夠獨立存在,角色間互相牽制、互相影響。同一件事,今集用Thomas的角度,下集用Ken的角度,重點已經全然不同,眼見別人的幸福,眼看就覺得自己全然是受害者,真相又是否這樣?當觀眾以為眼前的就是事件的全部,事實上這只是某部分的零碎片般……

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第5集〈Catherine:失常〉和第6集〈Kelvin:正常〉,Catherine是Ken的前上司和舊情人,而Kelvin是Catherine和Ken意外誕下的兒子。在第5集中,Kelvin是個行為古怪,與周遭的人、社會格格不入的男孩,Catherine花盡心力照顧Kelvin這個患癌的兒子,甚至認為Kelvin的出現成為她的拖累。在〈Catherine:失常〉入面,每當Catherine遇到周遭對她不公的事,畫面就會閃出另一個裝扮的Catherine:入面的她搽上綠色唇膏,對着鏡頭露出猙獰的笑容,與平日面對大眾的她完全不同。大家都可能會以為Catherine的「失常」,是她不幸的遭遇造成吧……

來到第六集,同樣是Catherine和Kelvin兩母子,情況卻有些不同;Kelvin不再是第5隻那個行為古怪的男孩,反而是個看清劇中每個人、每段關係的旁觀者,身患絕症的他,反而讓他更有勇氣放開懷抱,做自己想做的事。在第5集時Kelvin的怪異行為讓Catherine費心,令Catherine不得不多花時間在兒子身上;來到第6集,兩者的關係互相對調,反而是Kelvin照顧得了情緒病的Catherine。角色一轉,讓觀眾仿似抽身以另一角度觀看,理解到Catherine其實一直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覺得除了自己以外,世上所有人都有問題。

劇集中的每個角色,都埋藏自己的秘密,有些話一直放在心內,面對着愈親密的人,反而愈多隱暪。人們大概就是習慣把真話放到心底裏,真心話最應該跟誰說?鏡頭外的觀眾吧。對一個局外人說,他們不在其中,才能承受如此赤裸又錐心的真相⋯⋯

【#電影】《情陷紅磨坊》:華麗舞台下尋找真愛

講到歌舞電影,你或許會記得經典的《Chicago》,或者近年上映的《La La Land》;在這類電影,觀眾能藉着入面的特定「語言」(音樂、舞步)去理解劇情和角色間的關係。今次為大家介紹的這部電影2001年上映,講述發生法國巴黎的風煙之地:紅磨坊的一個愛情故事。

紅磨坊:裝載人類原始慾望

紅磨坊於1889年於法國巴黎的皮加勒(Pigalle)開業,當時人們經歷戰亂,在當時的社會氛圍下人們都想找個寄托去逃避、宣洩這個不安的現實環境;紅磨坊就成了以歌舞、性作招倈的酒吧,也是一個讓人們放緃權力、慾望的地方。電影入面,平日看起來賓賓有禮的伯爵,為了要得到Satine,用盡一切手段,用金錢利誘班主,更著他的跟班殺掉Christian。平日披着的華衣美服,外間看起來冠冕堂皇的身份、權力、地位都只是一個掩飾慾望的假象罷了。

由電影場景大致可想像到紅磨坊的模樣,一片金光閃閃,紙醉金迷的生活,彷彿跟巴黎街頭互相割裂,顯得十分「離地」,紅磨坊當時以馬戲團風格的夜總會經營,交際花為了取悅男士,就會在台上跳康康舞(又稱大腿舞),極具情色挑逗意味。紅磨坊建築經歷過1915年的大火後重建,接續又捱過第二次世界大戰;來到新時代,這一切都變得不合時宜,昔日販賣情色的文化不復再,只剩下一些見證昔日的標誌性舞步和表演藝術,由舞者們承轉下去。今日的紅磨坊已經搖身一變,成為觀光景點之一,人們來到可以欣賞嶄新的表演藝術。

(Credit: https://bonjourparis.com/)

缷下華衣美服追尋真愛

電影背景來到19世紀末的法國巴黎,當時在紅磨坊紅極一時的女明星Satine(Nicole Kidman飾演),為了要成為知名演員;要做到這一步,先要被社會上的權貴看中,願意大灑金錢作投資。Satine本來處心積慮要向伯爵獻媚,希望令他出資贊助由自己主演的戲。至於男主角,出生於中產家庭的詩人 Christian(Ewan McGregor飾演),為了實現創作夢想,獨自來到巴黎,憑着對音樂的敏銳觸覺,獲介紹到紅磨坊夜總會編寫歌舞作品。初到紅磨坊的Christian,面對眼前燈紅酒綠的場面,舞台上的華衣美服,一下子沉浸在這個人間天堂,以及他一見鐘情的Satine。

Satine在表演時,誤打誤撞把Christian當成伯爵,兩人的相遇就在這場誤會之中開展。Satine起初對於Christian的愛也無動於衷,經過Christian向她多次表白後,她終於感受到真愛是甚麼一回事。

然而,這一切並未有如願發生,早在Satine第一次表演時,早已交代Satine患上當時的不治之症肺结核病,悲劇結局也注定要出現,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Christian目送着Satin在他手上死去,眼前的一切就如電影開頭的模樣,紅磨坊瞬間不再璀璨,就連整個巴黎都陷入一片灰暗之中……

Christian和Satine在紅磨坊從邂逅到分別,昔日追名逐利的Satine,遇到Christian領悟到真愛,卻相遇在錯誤的時間……

文/壹貳

圖/劇照、網上圖片、Nexflix截圖

【#音樂】80’s City Pop – 繁盛又璀璨的年代

隨着近年吹起Neo City Pop曲風,吸引了不少人開始重新尋回盛行於日本70年代中至80年代的City Pop歌曲。提到這種曲風的歌曲,最為人熟知的,或許是竹內瑪莉亞(Mariya Takeuchi )的〈Plastic Love〉;除了這首歌,今次選來幾首City Pop曲風的歌曲,好讓大家能夠回顧一番。

先講一下最能代表特定一個時代、一種文化的曲風,在高度發展的七、八十年代,人們的生活變得富裕,過着燈紅酒綠的生活,一切看似繁盛又熣燦。穿梭於高樓大廈間狹窄的街道,眼看一個個霓虹燈招牌在眼前掠過,沉浸於城市的光影流離之間,人們的內心總是難以找到依歸,寂寞總伴隨在側。

Mariya Takeuchi – Plastic Love

光看歌名,大概想像到這首歌講的是愛情,而且是一種脆弱的、不認真的愛情,生活在城市,愛情關係來得快去得易,傷心過後剩下的就是獨自的孤獨,說服自己也是個忘情的人,遊走於在冷清的街道上⋯⋯

Takako Mamiya – 真夜中のジョーク

音樂聽起來輕鬆、悠閒,但描述的反而是內心一些落空的東西。城市的深夜,與白天熙來攘往的街道相比,總顯得特別孤清,面對寂靜無人的四周,最適合是回憶過往一切,抑或去逃避、忘記你不願面對的東西?

Yumi Matsutoya – BLIZZARD

把歌名改為「暴風雪」,可讓人想像的空間也太多了吧。配合歌曲的音樂,歌曲開首的確有種暴風、雨雪來襲的感覺,但歌曲的節奏感讓筆者聯想到城市的節奏、城市人的步伐;若果把整個畫面配合起來,想到的畫面就是在城市下着傍佗大雨的日子,看着人們撐傘避雨,或者在街道上行走的人趕忙走到大廈內避雨的情境,這一切都是城市專屬的另一番風景。

Taeko Ohnuki – Labyrinth

看到歌名,不禁令人想起2017年Mondo Grosso的同名歌曲(文章詳見:【滿島光 – 迷宮 labyrinth】 人與城市的曖昧拉扯),當時MV找來滿島光在香港取景拍攝;歌曲配合mv場景,令主題十分突出。至於這首80年代的作品,同樣都是以迷宮(Labyrinth)作主題,音樂同樣用上大量電子樂器,造出迷幻的曲風,加上整齊有序的節拍,很配合被困於五光十色的迷宮之中⋯⋯至於迷宮指的是甚麼,大概這就留給聽眾們作解讀好了~

文/壹貳

歌曲來源/Youtube

【#電影】《黑暗對峙》:黑暗中選擇堅持

二戰時期,希特拉大舉進攻歐洲多國,以波蘭為始,歐洲多國相繼淪陷,英國當時面對德軍步步進逼,朝野紛紛就此事立即想出對策。邱吉爾接替張伯倫成為英國首相後,並未有採取張伯倫及黨內主張講和的策略,反而選擇奮力抗戰。電影《黑暗對峙》講述在此背景下,邱吉爾如何選擇以扭轉局面,並想出著名營救英軍的行動:鄧寇克大行動。

繼續閱讀 “【#電影】《黑暗對峙》:黑暗中選擇堅持"

【#Vampire】4部吸血鬼電影&劇集

NETFLIX早在1月初時推出了經典吸血鬼角色–德古拉伯爵為題材的劇集《Dracula》,雖然過去已有不少專講德古拉伯爵的電影或劇集,但今次再度推出,除了依舊讓人期待,更讓人想起過往都有不少以吸血鬼作主題的電影及劇集,今次就跟大家分享一下以下這幾部。

《德古拉》(Dracula)

Netflix在今年年初推出了第一季一連3集的劇集《德古拉》,入面的德古拉伯爵同樣要吸人血維持生命,他會為自己精挑細選優秀的「食物」,人們的出身、學識,甚至社會地位,都是他考量的條件。劇集除了把德古拉伯爵的形象精雕細琢,更值得留意的是故事所帶出的信息很有意思,最後一集提到,德古拉如同大眾所認知的吸血鬼般,能夠撐過幾個世紀,但最後他才明白,自己的弱點不是陽光、十字架,而是接受不了死亡這件事,懼怕死亡讓他失去尊嚴⋯⋯

《德古拉伯爵:血魔降生》(Dracula Untold)

關於德古拉伯爵的故事多不勝數,而今次介紹的這部電影入面的德古拉伯爵的形象來得比較正面,而且充滿情義。電影講述在15世紀,瓦拉幾亞的王子Vlad面對蘇丹王Mehmed對國家的進逼,為了救自己民族和家人,決定往斷牙山洞穴的吸血鬼交換條件:讓自己變成惡魔,才有更強大的力量打敗敵人;當民族英雄的代價,除了無時無刻擁有強烈吸血慾望,就是永生不死的他要見證着身邊心愛的人逐一離自己而去。

《屍城30夜》(30 Days of Night)

阿拉斯加極北小鎮Barrow,有30天的冬天完全不見天日,鎮內死氣沉沉之餘,還接連發生怪事,原來這一切都是大撕殺的前夕。鎮上突然出現一群喪屍,對鎮上居民大開殺戒,小鎮警長Oben帶領居民一同反抗,等待太陽前來的一刻,撐過這驚心動魄的30個晝夜。這部電影主要聚焦在喪屍與人類互相撕殺的情況,除了動作場面,當中還有不少鏡頭把喪屍撕殺的場面血淋淋呈現眼前,讓觀眾看得緊張又刺激。如果你喜歡追求緊湊又刺激情節,這部戲必然就是你杯茶了。

《怪誕黑家族》(Dark Shadows)

電影講述主角Barnabas中了女巫詛咒而變成殭屍,被當地居民排斥,更把他封印長埋地下;多年過去後,Barnabas家族於當年的捕魚生意已經風光不再,Barnabas甦醒後,不但忙於適應新時代的種種景象,更想着要復興自己的家族,並找來當日把他變成殭屍的女巫報仇。電影由添布頓執導,與上面三部吸血鬼電影/劇集相比,整個模式和交代手法相對輕鬆得多,即使內容圍繞到殭屍與女巫間的對決和報仇,入面都不乏笑料,為吸血鬼電影題材以嶄新角度呈現出來。

文/壹貳

圖片 / 網上圖片

【#電影】《Brooklyn》 – 身份命題:我屬於哪裏?

今次介紹的這部電影《Brooklyn》,講述愛爾蘭少女Eilis為了生計隻身離開家鄉,遠赴美國布魯克林。作為新移民,離鄉遠赴他國,除了要適應新環境和當地文化。還有一個不得不面對的身份問題:她是一個愛爾蘭人?還是一個美國人? 繼續閱讀 “【#電影】《Brooklyn》 – 身份命題:我屬於哪裏?"

【電影】《Into The Wild》追尋絕對自由

「I now walk into the wild」,主角Chris就這麼一個簡單而純粹的想法和堅持,把他由城市帶到大自然中,刁然一身「回到」人類最古老的生存環境。由離家遠走,一直在外流浪兩年,到最後如願來到阿拉斯加這個自然的環境,在這趟漫長的旅程入面,他得到的除了自由,還有甚麼?

自由帶來的重生

由Chris離家出發到阿拉斯加開始,電影分成四個章節:‘Newborn’、‘Adolescence’、‘Manhood’和 ‘Getting of Wisdom’,可謂重新經歷屬於他人生的旅程。大學畢業後踏足社會,建立屬於自己的事業,在社會上成為有地位的人士,這些世俗看法在Chris眼中是荒誕乏味的責任和伽鎖。除了主流想法,複雜的家庭背景:父親拋棄原有家庭,令自己和妹妹成了私生子,父母鬧離婚等等,這些醜陋的真相伴隨Chris成長,成了不能磨滅的傷痛。

這些傷痛化成動力,讓Chris下定決心遠離這一切,追尋行動和心靈上的絕對自由。這段旅程上,他摒棄各種人類社會設定的規矩與制度,即使在快餐店打工,被經理要求穿襪子這般瑣碎事,他都不能接受;他要的是絕對自由,這種自由就是要把自己融進自然,用最原始的狀態生存,去除這些他眼中的羈絆,呈現最赤裸的真相。

Chris在雪地上看一群動物在雪地上自由地奔走,看得熱淚盈框,藏身於大自然中的廢棄巴士,在他眼中是一架magic bus,在自己作主的這段冒險旅途上,所見的都是一件件美好的東西,這片大山大水才是他的容身之所。

回到自然 = 絕對自由?

電影一開始,先呈現Chris到雪地的畫面,期間一直講述Chris到達阿拉斯加冒險的經過,中間不時穿插他在路途上遇見的人與事,電影用這種方式代替線性舖排,讓觀眾更能代入Chris當時在孤獨旅途上面對的心境變化和掙扎。相比起他在路途上遭遇的種種規則和監管,阿拉斯加的大自然環境更考驗人類最基本的求生能力:天氣惡劣,三餐不定。

Chris決定出走後,剪掉身份證,不帶走一分一毫,他渴望把過去的身份、家庭通通拋棄,叫自己做Alexander Supertramp,過着由自己作主的生活;由走進自然到被困於荒野,Chris一直回憶之前所遇到的人和事,無論是到處流浪的夫婦Rainey和Jan,抑或後來遇見的老伯Ron,一個又一個讓他尋找新歸屬的可能,都被他要通往阿拉斯加大冒險的決心所拒諸門外。走進阿拉斯加的荒野,Chris因為數天無獵物而只能採摘植物果腹,最終卻誤服毒果,在無任何治療下眼看身體日漸虛弱,直至死去。

Chris在身體最虛弱時,幻想自己揹着背包回到家門前,父母上前相擁的畫面,他帶着家庭給他的傷痛離開,最終在這段人生旅程結束之時真正領悟出,儘管他把自己推到孤立獨處的境地,父母、家庭在他的回憶中依然揮之不去,Happiness is only real when shared的道理。

文/壹貳

封面設計/零捌

圖/imdb

【原創小說】無人之境

環視四周,眼前一座座高山屹立海中心,山峰直指天空穿透雲層,厚厚的雲層佔據了山峰位置,濕氣鎖在空中,偶然被風一吹,把寒氣都刺入骨裏。我站在山的高處,放眼望去,只見天空和海水快要聚合一起,中間只隔着一層薄霧,糊掉這兩條界線。 繼續閱讀 “【原創小說】無人之境"

【電影】《Trainspotting》: 青春是一場叛逆

《Trainspotting》的第一、二集分別在1996年和2017年上映,故事講述四位蘇格蘭年輕人的故事,兩集相隔廿年,正正記錄了四位主角人生的黃金時代,由昔日的黃毛小子變成中年大叔。青春,也許就是那段你看來「不堪回首」,現在卻無法重新倒模的時光。

青春是一場叛逆

人生的黃金時代最該做的是甚麼?有一份正職、建立事業、供樓、供保險⋯⋯但對於《Trainspotting》的四位主角Renton、spud、sick boy和Begbie來說,終日窩在屋內聚首吸毒,與毒友們聚在一起不務正業、無所事事,就是他們每天的正經事,就是現時社會眼中的「廢青」,甚至更差。電影不時以Renton作旁白帶領劇情,或者用以展現他內心的感受,當中亦用到不少鏡頭,讓觀眾更易於代入一眾主角們在吸毒的迷幻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游走。

在這段漫長的沉淪中,Renton決心戒毒、找一份工作,重回社會大眾的正常軌道,昔日的這群孤朋狗黨,在他眼中已經變成負累。Renton最終選擇背叛朋友,決定獨自搶去販毒後本來平分的錢,這或許跟他之前「洗心革面」、重回社會正軌的舉動完全矛盾;然而,他所選擇的人生,不是某某來定義的好或者壞,就是如他所說 ‘I chose not to choose life: I chose something else.’。

償還年輕時的債?

來到《Trainspotting 2》,昔日的黃毛小子已經變成中佬,電影除了偶然加插一些第一集出現過的畫面,亦大多聚焦在現實世界,正好配合經歷廿年光陰的四位主角,不像以前般終日沉溺在毒品的世界中。在主流價值中,他們過去的日子都是虛耗青春。四位主角Renton、spud、sick boy和Begbie各自帶着青春時期的回憶、仇恨重聚一起,Renton前半生的光陰建立的事業、婚姻,最終歸零,帶着主流價值中的「失敗」由荷蘭回到蘇格蘭,剩下的只有跟spud和sick boy的友情,同時亦要面對Bedgie的尋仇清算。

Renton廿年前作的選擇:偷錢後重新過新生活,結局卻未如他當日所想,他雖然未至於重投吸毒的生活,但始終跟spud和sick boy待在一起,今次更要逃避剛逃獄不久的Begbie;Renton嘗試對原有的生活作出改變,選擇重回社會定義的軌道,又有誰保證這必定是一條「人生勝利」的路?這彷彿又回應了Renton說的 ’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But why would I want to do a thing like that?’

人生應該是怎樣?計劃、跟隨社會或大眾步伐而行的人生又是為了甚麼?在大眾眼中,人們應該把握青春的黃金時代,為自己籌劃未來,這才算得上成功。但是,這些主流價值和認同,怎會有資格指點你的人生?

文/壹貳

圖/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