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Picks】盤點5首電影歌曲:一聽立即記起經典片段!

令人印象深刻的電影,除了劇情、選角、畫面,還有一樣不可或缺的元素:音樂。電影入面的某個畫面,配上音樂、歌詞及旋律後,令整個情節看起來更夭心夭肺,留下深刻印象;日後再次聽到這首歌時,你第一時間記起的可能就是那套電影,那個情節。 繼續閱讀 “【Music Picks】盤點5首電影歌曲:一聽立即記起經典片段!"

【#電影】《Once》 – 人生過客所留下的課題

今次為大家介紹的電影《Once》,講述的不止是男女主角這兩個失意的同路人,在音樂上找到共鳴;兩人從相遇到分離也提醒我們,由當刻懷着各自的理想向對方道別時,他們也就注定要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過客。這些人生中的過客,雖然不會陪我們走完人生的路,但注定給我們留下一些課題。

生命中那些啟發你的人

電影一開始,男主角(由愛爾蘭樂隊The Frames的主唱兼吉他手Glen Hansard飾演)拿着結他,站在都柏林一條人來人往的街道Busking,直接帶出街頭音樂這個主題。街頭音樂讓表演者和聽眾的距離拉近,男女主角就是在這個機會下互相認識,站在男主角面前的,就是一位欣賞他歌曲的捷克女孩(由捷克女歌手Markéta Irglová飾演)。兩人憑着音樂相遇相知,由街頭相遇到後來坐在樂器店合奏,再到最後合作灌錄一張專屬的音樂專輯,彼此成了對方的知音人。

男女主角因為音樂相遇,也因着音樂而結束彼此的關係。男主角最後決定赴倫敦尋找前女友,至於女主角,她在錄音室沒有答應跟男主角離開都柏林一同追夢,選擇了等待丈夫來到都柏林展開新的家庭生活。這一次街頭上的相遇,雖然沒有參與見證對方的新生活,但讓他們更楚清自己的夢想和目標,男主角下了一個以前猶豫未決的念頭,至於女主角,亦下定決心要買一部鋼琴。來到電影結尾,女主角坐在鋼琴前望窗,留下來的不是遺憾,而是感激對方在自己人生中出現過的那些場景,為自己帶來不一樣的風景。

拍攝取鏡真實、自然

這部小成本的獨立製作音樂電影,拍攝器材只有兩部手持攝錄機,畫面看上去雖然相對地較粗糙,但男女主角間的相遇、發生的事反而顯得更真實,男主角站在街道Busking,茫茫人海中女主角駐足聽表演;這種方法既能取得觀眾們逛街時聽Busking的共鳴,要是你是個玩Busking的音樂人,感受定必更深刻。

除了拍攝器材從簡,另一個值得一提的巧妙安排,就是兩位主角的名字。電影中未有刻意提到主角們的名字,反而只是強調那個人的身份,例如他是樂隊結他手、鼓手,或者男主角的父親等等;這種安排既能製造疏離感,也正好把電影聚焦描繪人生過客這個主題。這部電影要給觀眾的不是一種幻想,而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種用音樂找到現實生活中失意的同路人,以及目送生命中過客離開的感受、經歷。

男女主角最終下定決心追尋自己的理想,成了對方人生中的過客;試想像,要是他們沒遇上彼此,這一切注定不會發生;而當這一切發生時,他們也注定只能是一場過客⋯⋯

【#Vampire】4部吸血鬼電影&劇集

NETFLIX早在1月初時推出了經典吸血鬼角色–德古拉伯爵為題材的劇集《Dracula》,雖然過去已有不少專講德古拉伯爵的電影或劇集,但今次再度推出,除了依舊讓人期待,更讓人想起過往都有不少以吸血鬼作主題的電影及劇集,今次就跟大家分享一下以下這幾部。

《德古拉》(Dracula)

Netflix在今年年初推出了第一季一連3集的劇集《德古拉》,入面的德古拉伯爵同樣要吸人血維持生命,他會為自己精挑細選優秀的「食物」,人們的出身、學識,甚至社會地位,都是他考量的條件。劇集除了把德古拉伯爵的形象精雕細琢,更值得留意的是故事所帶出的信息很有意思,最後一集提到,德古拉如同大眾所認知的吸血鬼般,能夠撐過幾個世紀,但最後他才明白,自己的弱點不是陽光、十字架,而是接受不了死亡這件事,懼怕死亡讓他失去尊嚴⋯⋯

《德古拉伯爵:血魔降生》(Dracula Untold)

關於德古拉伯爵的故事多不勝數,而今次介紹的這部電影入面的德古拉伯爵的形象來得比較正面,而且充滿情義。電影講述在15世紀,瓦拉幾亞的王子Vlad面對蘇丹王Mehmed對國家的進逼,為了救自己民族和家人,決定往斷牙山洞穴的吸血鬼交換條件:讓自己變成惡魔,才有更強大的力量打敗敵人;當民族英雄的代價,除了無時無刻擁有強烈吸血慾望,就是永生不死的他要見證着身邊心愛的人逐一離自己而去。

《屍城30夜》(30 Days of Night)

阿拉斯加極北小鎮Barrow,有30天的冬天完全不見天日,鎮內死氣沉沉之餘,還接連發生怪事,原來這一切都是大撕殺的前夕。鎮上突然出現一群喪屍,對鎮上居民大開殺戒,小鎮警長Oben帶領居民一同反抗,等待太陽前來的一刻,撐過這驚心動魄的30個晝夜。這部電影主要聚焦在喪屍與人類互相撕殺的情況,除了動作場面,當中還有不少鏡頭把喪屍撕殺的場面血淋淋呈現眼前,讓觀眾看得緊張又刺激。如果你喜歡追求緊湊又刺激情節,這部戲必然就是你杯茶了。

《怪誕黑家族》(Dark Shadows)

電影講述主角Barnabas中了女巫詛咒而變成殭屍,被當地居民排斥,更把他封印長埋地下;多年過去後,Barnabas家族於當年的捕魚生意已經風光不再,Barnabas甦醒後,不但忙於適應新時代的種種景象,更想着要復興自己的家族,並找來當日把他變成殭屍的女巫報仇。電影由添布頓執導,與上面三部吸血鬼電影/劇集相比,整個模式和交代手法相對輕鬆得多,即使內容圍繞到殭屍與女巫間的對決和報仇,入面都不乏笑料,為吸血鬼電影題材以嶄新角度呈現出來。

文/壹貳

圖片 / 網上圖片

【#電影】《Brooklyn》 – 身份命題:我屬於哪裏?

今次介紹的這部電影《Brooklyn》,講述愛爾蘭少女Eilis為了生計隻身離開家鄉,遠赴美國布魯克林。作為新移民,離鄉遠赴他國,除了要適應新環境和當地文化。還有一個不得不面對的身份問題:她是一個愛爾蘭人?還是一個美國人? 繼續閱讀 “【#電影】《Brooklyn》 – 身份命題:我屬於哪裏?"

【#電影】School of Rock – 用搖滾找回你的初心

提起搖滾Rock & Roll,不少人對這種音樂有一種既定形象:叛逆、嘈吵、型、壞等,至於玩band的人就是那些「發夢」、「逃避現實」和「不設實際」的人。如果把搖滾和學校兩個徹然不同的元素結合一起,又會變成怎樣?今次介紹這部電影《School of Rock》,雖然已經是2003年的作品,但入面的內容和信息,即使到了現在這刻仍然值得我們深思。

打破規則的框框=叛逆?

電影一開首就交代Dewey和他的樂隊在台上表演,台上的Dewey看起來十分忘我,幾乎把台上的其他隊友的焦點都搶過來;然而,Dewey的投入並未有感染到觀眾,甚至惹來聽眾的嫌棄,最後更被隊友私下投票把他換走。本來生命中只得搖滾樂的Dewey被隊友從自己建立的樂隊趕走,逼得他要找方法維生;此時,Dewey意外接到小學校長Mullins的電話來找他的室友Ned當代課老師,財政拮据的他決定冒充Ned當代課老師。

被社會主流形容為無貢獻、經常發搖滾白日夢的Dewey,來到一間要求學生們做出好成績,保持良好操行的名校,這就是一個主流VS非主流,叛逆VS蹈矩的強大衝擊。Dewey首天踏進課室,眼前是一班習慣對成年人唯唯諾諾、聽教聽話的小學生,課室牆上貼着的就是老師給同學的評分表。然而,當Dewey來到後,一切徹底改變,學生不再只是坐着上沉悶的課堂,而是每天用少量時間學習搖滾樂理論、類型,大部分時間就用作夾Band,直至他們各自有不同崗位,成功經營一隊樂隊。

殘酷又虛偽的成年人世界

對不熟悉搖滾樂的人來說,覺得它是種發洩情緒、嘈吵,甚至是「難登大雅之堂」的音樂,這種人們對搖滾的既定形象,惹來不少人對它的誤解。Dewey與同事閒談間,得悉校長有次在同事面前唱醉,並站在枱上聽着搖滾流行曲大唱大跳一番,Dewey知道此事後,本來想藉着再帶Mullins到酒吧喝酒放鬆一下時,順勢說服她答允讓他能帶學生走出校外參與搖滾比賽試演;怎料,這些校外談公事的機會,卻讓Mullins在Dewey面前毫不忌諱訴說心底話:她的壓力全來自於家長們,為了要應付家長們,也逼不得已對自己的下屬多番要求,讓自己變成一個難以接近,甚至惹同事討厭的人,外面看起來強硬又嚴謹的校長,有時也嫌棄自己變成自己本來討厭的人⋯⋯

Dewey在在鼓勵學生時說過,搖滾是從心把自己情緒寄托在歌曲之中,帶動觀眾,讓觀眾明白你想說的內容和情緒;搖滾不但是讓你發洩情緒的渠道,更是一個面對自己真實情感的機會。這個信念最終由Dewey帶領學生們在舞台上用行動一一實現,學生的演出令一眾父母們明瞭仔女的真正想法,同時讓台下的聽眾感受這種最忠於自己想法的赤子之心。

文/壹貳

圖/《School of Rock》官方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