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Once》 – 人生過客所留下的課題

今次為大家介紹的電影《Once》,講述的不止是男女主角這兩個失意的同路人,在音樂上找到共鳴;兩人從相遇到分離也提醒我們,由當刻懷着各自的理想向對方道別時,他們也就注定要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過客。這些人生中的過客,雖然不會陪我們走完人生的路,但注定給我們留下一些課題。

生命中那些啟發你的人

電影一開始,男主角(由愛爾蘭樂隊The Frames的主唱兼吉他手Glen Hansard飾演)拿着結他,站在都柏林一條人來人往的街道Busking,直接帶出街頭音樂這個主題。街頭音樂讓表演者和聽眾的距離拉近,男女主角就是在這個機會下互相認識,站在男主角面前的,就是一位欣賞他歌曲的捷克女孩(由捷克女歌手Markéta Irglová飾演)。兩人憑着音樂相遇相知,由街頭相遇到後來坐在樂器店合奏,再到最後合作灌錄一張專屬的音樂專輯,彼此成了對方的知音人。

男女主角因為音樂相遇,也因着音樂而結束彼此的關係。男主角最後決定赴倫敦尋找前女友,至於女主角,她在錄音室沒有答應跟男主角離開都柏林一同追夢,選擇了等待丈夫來到都柏林展開新的家庭生活。這一次街頭上的相遇,雖然沒有參與見證對方的新生活,但讓他們更楚清自己的夢想和目標,男主角下了一個以前猶豫未決的念頭,至於女主角,亦下定決心要買一部鋼琴。來到電影結尾,女主角坐在鋼琴前望窗,留下來的不是遺憾,而是感激對方在自己人生中出現過的那些場景,為自己帶來不一樣的風景。

拍攝取鏡真實、自然

這部小成本的獨立製作音樂電影,拍攝器材只有兩部手持攝錄機,畫面看上去雖然相對地較粗糙,但男女主角間的相遇、發生的事反而顯得更真實,男主角站在街道Busking,茫茫人海中女主角駐足聽表演;這種方法既能取得觀眾們逛街時聽Busking的共鳴,要是你是個玩Busking的音樂人,感受定必更深刻。

除了拍攝器材從簡,另一個值得一提的巧妙安排,就是兩位主角的名字。電影中未有刻意提到主角們的名字,反而只是強調那個人的身份,例如他是樂隊結他手、鼓手,或者男主角的父親等等;這種安排既能製造疏離感,也正好把電影聚焦描繪人生過客這個主題。這部電影要給觀眾的不是一種幻想,而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種用音樂找到現實生活中失意的同路人,以及目送生命中過客離開的感受、經歷。

男女主角最終下定決心追尋自己的理想,成了對方人生中的過客;試想像,要是他們沒遇上彼此,這一切注定不會發生;而當這一切發生時,他們也注定只能是一場過客⋯⋯

【#音樂】80’s City Pop – 繁盛又璀璨的年代

隨着近年吹起Neo City Pop曲風,吸引了不少人開始重新尋回盛行於日本70年代中至80年代的City Pop歌曲。提到這種曲風的歌曲,最為人熟知的,或許是竹內瑪莉亞(Mariya Takeuchi )的〈Plastic Love〉;除了這首歌,今次選來幾首City Pop曲風的歌曲,好讓大家能夠回顧一番。

先講一下最能代表特定一個時代、一種文化的曲風,在高度發展的七、八十年代,人們的生活變得富裕,過着燈紅酒綠的生活,一切看似繁盛又熣燦。穿梭於高樓大廈間狹窄的街道,眼看一個個霓虹燈招牌在眼前掠過,沉浸於城市的光影流離之間,人們的內心總是難以找到依歸,寂寞總伴隨在側。

Mariya Takeuchi – Plastic Love

光看歌名,大概想像到這首歌講的是愛情,而且是一種脆弱的、不認真的愛情,生活在城市,愛情關係來得快去得易,傷心過後剩下的就是獨自的孤獨,說服自己也是個忘情的人,遊走於在冷清的街道上⋯⋯

Takako Mamiya – 真夜中のジョーク

音樂聽起來輕鬆、悠閒,但描述的反而是內心一些落空的東西。城市的深夜,與白天熙來攘往的街道相比,總顯得特別孤清,面對寂靜無人的四周,最適合是回憶過往一切,抑或去逃避、忘記你不願面對的東西?

Yumi Matsutoya – BLIZZARD

把歌名改為「暴風雪」,可讓人想像的空間也太多了吧。配合歌曲的音樂,歌曲開首的確有種暴風、雨雪來襲的感覺,但歌曲的節奏感讓筆者聯想到城市的節奏、城市人的步伐;若果把整個畫面配合起來,想到的畫面就是在城市下着傍佗大雨的日子,看着人們撐傘避雨,或者在街道上行走的人趕忙走到大廈內避雨的情境,這一切都是城市專屬的另一番風景。

Taeko Ohnuki – Labyrinth

看到歌名,不禁令人想起2017年Mondo Grosso的同名歌曲(文章詳見:【滿島光 – 迷宮 labyrinth】 人與城市的曖昧拉扯),當時MV找來滿島光在香港取景拍攝;歌曲配合mv場景,令主題十分突出。至於這首80年代的作品,同樣都是以迷宮(Labyrinth)作主題,音樂同樣用上大量電子樂器,造出迷幻的曲風,加上整齊有序的節拍,很配合被困於五光十色的迷宮之中⋯⋯至於迷宮指的是甚麼,大概這就留給聽眾們作解讀好了~

文/壹貳

歌曲來源/Youtube

【#電影】School of Rock – 用搖滾找回你的初心

提起搖滾Rock & Roll,不少人對這種音樂有一種既定形象:叛逆、嘈吵、型、壞等,至於玩band的人就是那些「發夢」、「逃避現實」和「不設實際」的人。如果把搖滾和學校兩個徹然不同的元素結合一起,又會變成怎樣?今次介紹這部電影《School of Rock》,雖然已經是2003年的作品,但入面的內容和信息,即使到了現在這刻仍然值得我們深思。

打破規則的框框=叛逆?

電影一開首就交代Dewey和他的樂隊在台上表演,台上的Dewey看起來十分忘我,幾乎把台上的其他隊友的焦點都搶過來;然而,Dewey的投入並未有感染到觀眾,甚至惹來聽眾的嫌棄,最後更被隊友私下投票把他換走。本來生命中只得搖滾樂的Dewey被隊友從自己建立的樂隊趕走,逼得他要找方法維生;此時,Dewey意外接到小學校長Mullins的電話來找他的室友Ned當代課老師,財政拮据的他決定冒充Ned當代課老師。

被社會主流形容為無貢獻、經常發搖滾白日夢的Dewey,來到一間要求學生們做出好成績,保持良好操行的名校,這就是一個主流VS非主流,叛逆VS蹈矩的強大衝擊。Dewey首天踏進課室,眼前是一班習慣對成年人唯唯諾諾、聽教聽話的小學生,課室牆上貼着的就是老師給同學的評分表。然而,當Dewey來到後,一切徹底改變,學生不再只是坐着上沉悶的課堂,而是每天用少量時間學習搖滾樂理論、類型,大部分時間就用作夾Band,直至他們各自有不同崗位,成功經營一隊樂隊。

殘酷又虛偽的成年人世界

對不熟悉搖滾樂的人來說,覺得它是種發洩情緒、嘈吵,甚至是「難登大雅之堂」的音樂,這種人們對搖滾的既定形象,惹來不少人對它的誤解。Dewey與同事閒談間,得悉校長有次在同事面前唱醉,並站在枱上聽着搖滾流行曲大唱大跳一番,Dewey知道此事後,本來想藉着再帶Mullins到酒吧喝酒放鬆一下時,順勢說服她答允讓他能帶學生走出校外參與搖滾比賽試演;怎料,這些校外談公事的機會,卻讓Mullins在Dewey面前毫不忌諱訴說心底話:她的壓力全來自於家長們,為了要應付家長們,也逼不得已對自己的下屬多番要求,讓自己變成一個難以接近,甚至惹同事討厭的人,外面看起來強硬又嚴謹的校長,有時也嫌棄自己變成自己本來討厭的人⋯⋯

Dewey在在鼓勵學生時說過,搖滾是從心把自己情緒寄托在歌曲之中,帶動觀眾,讓觀眾明白你想說的內容和情緒;搖滾不但是讓你發洩情緒的渠道,更是一個面對自己真實情感的機會。這個信念最終由Dewey帶領學生們在舞台上用行動一一實現,學生的演出令一眾父母們明瞭仔女的真正想法,同時讓台下的聽眾感受這種最忠於自己想法的赤子之心。

文/壹貳

圖/《School of Rock》官方劇照

【#音樂推介】5首迪士尼動畫電影歌曲

近日上映的兩部迪士尼動畫電影《阿拉丁》和《反斗奇兵4》,除了故事的經典情節,入面的歌曲也同樣吸引。今次就為大家選來5首迪士尼動畫電影歌曲,不單止近年上映電影的幾首歌,還包括經典的迪士尼歌曲,就趁這個機會一次過重温這些動畫及電影歌曲!

《Toy Story》-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

Randy Newman唱的這首《Toy Story》主題曲,由第一集聽到第四集,腦海浮現的畫面就是那篇淺藍白雲的牆紙背景,以及在安仔房間的一班玩具朋友!這部不止是講述陪伴住安仔長大的玩具,更用每件玩具的相遇、經歷描繪他們之間真摯的友誼。

《Aladdin》 – Speechless

剛上映不久的《阿拉丁》(詳見:【電影】真人版太扣人心弦了!《阿拉丁》帶出的5個小哲理~),除了Will Smith飾演經典角色:燈神令人印象深刻,還有茉莉公主敢言、勇於打破舊有規則也讓人眼前一亮,Speechless入面的歌詞:I won’t be silenced / You can’t keep me quiet / All I know is I won’t go speechless,正展現了茉莉公主在女性地位卑微的傳統阿拉伯社會環境中,仍然勇於反抗。

《Coco》 – Remember Me

電影講述墨西哥男孩米高為實現自己的音樂理想,意外地由現實世界走進了亡靈的世界,米高在這個世界不但遇上自己的太外公海特;Remember Me這首歌就是海特為自己女兒Coco(即米高的祖母)作的歌曲,米高學會這首歌後,把它由亡靈世界帶到現實世界,在Coco面前彈奏太外公海特為她作的歌。

《Incredibles 2》- Here Comes Elastigirl

《超人特攻隊》由第一集到第二集之間相距十年,來到第二集,今次裝載不少重大信息(詳見:【電影】《超人特工隊2》帶出的9個反思!),其中一個主題就是把家庭中男女的傳統角色和責任互換,Elastgirl擔當一家之主的角色,同時成為眾人心目中的女超級英雄,那麼這集的電影歌曲又怎少得這首Here Comes Elastigirl呢?!

《Beauty and the Beast》 – Days In The Sun

經典童話故事《美女與野獸》,講述被詛咒的野獸一直活在被世間遺忘的城堡入面,電影女主角Belle為了救父親,用自己作交換條件,開展自己與野獸的奇幻故事。Belle的出現,與野獸由敵人漸漸變成朋友,到最後更成為他生命的曙光,就像歌曲名稱一樣Days In The Sun。

文/壹貳

歌曲來源/DisneyMusicVEVO

【#瑞典遊記 II】瑞典之旅路上的歌曲清單

去旅行除了看景點,還有一件必做的事,就是聽歌!繼上次跟大家分享過瑞典旅遊的景點(詳文:【#瑞典遊記】北極圈國度Abisko與隱世小鎮Sigtuna),今次就介紹一下在瑞典旅行的歌曲清單,不知接下來這5首歌又能否引起你的共鳴呢? 繼續閱讀 “【#瑞典遊記 II】瑞典之旅路上的歌曲清單"

【樂器教學】爵士鼓中的三連音

聽過不少人說,聽爵士樂(Jazz Music)時覺得節奏「很奇怪」,每個音好像拖延,給人慵懶、輕鬆的感覺。其實在爵士樂中,三連音(Triplet)是樂譜中的主角,它的節奏跟早前分享的Single Stroke和Double Stroke的打法不同,今次就為大家介紹一下怎樣打三連音(Triplet)。

文/壹貳

影片/壹貳

【文化筆記】當音樂表演不再閉門

「推開文化會堂的玻璃門,放眼望去,只見人們成群成隊站在大堂中央。他們打扮得很正式,大多是西裝或者禮服,站在演奏廳X門外,與旁邊的人互相寒喧交談,或與從遠處走來的友人握手⋯⋯」如果出席過一些在文化中心、音樂廳這些地方演出的節目,對以上場景大概不會陌生。

每逢出席以上所說的場合,人們很自然有一種規範的想法:穿得正式,聽的多數是古典樂/某某樂團的演奏;更誇張的說法,就是聽到朋友出席這類場合時,言談間都會說參與這種活動,就是「高級」,甚至代表「有品味」、「身份象徵」。穿西裝、禮服聽演出,無疑是其中一種享受音樂的方式,然而,當一場純粹的音樂演出,最終在社會規範中獲得冠冕,更被狹隘地解讀為一種高尚娛樂,參與這種形式的就是講究享受,「識聽」的人,反而令音樂與普羅大眾之間距離更遠,變成一種閉門的演出。

有空間不如沒「空間」

上面所指的音樂演出,在一個閉門、固定的場所舉行,例如表演廳/音樂廳這類地點,入面有固定、預先準備好的資源,觀眾進場後根據預先安排的座位就坐(就連觀眾的設定都可以預先知道從而作出準備);有部分在這些地方舉行的音樂表演,會要求進場的觀眾穿西裝、禮服出席,「正式服裝+演奏廳+音樂」,形成的不只是一場表演,更添上代表階級、品味,甚至身份的一重標籤,再加上過往樂團、管弦樂表演的選址大多在這種設定的空間,對於音樂演奏的規範想法就此形成。空間不只規範了表演的場地,更規範了表演的內容,及背後指涉的那些不相干的階級、身份和話題,停留在「聽音樂演出等於高級玩意」的想法之中。

只是,音樂表演是否只有這種可能性?

圖片來源:由Addie Kong提供

Busking

近年街頭表演隨處可見,其中有一些人會帶同小型樂器走到街頭表演音樂,亦即Busking。早在18世紀的英國,Busking已經出現,當時並非單指音樂,而是指有些人為了賺取生活費而在街頭賣藝;這種街頭表演直到近1960年代左右,在外國開始變得普及。這種表演方式在世界各地街頭很容易找到,他們不一定是出名的人,有玩得一手好樂器,或者擁有一把好嗓音(當然亦有唱得不堪入耳的)。這種表演方式改變了人們聽音樂表演的習慣,表演者的質素沒保證,而表演者亦有別於以往表演前先經篩選的步驟,反倒是這些業餘表演者藉街頭表演予公眾認識後而成名。

圖片來源:由Addie Kong提供

觀眾永遠是未知數

Busking這種街頭表演,因為以一種公開、免費的方式與觀眾互動,觀眾會隨時加入,流動性大;或許對表演內容一無所知,亦可以是一位專業聽眾,為表演帶來不同的互動,觀眾有更直接與表演互動的機會,表演者更需要為觀眾突如其來的反應,整個表演打過往表演者對觀眾的單向演出。至於Busking的表演場館,就是廣場外的空地、海傍、天橋等等,總之就是屬於你和我的公共地方;環境帶來的干擾是表演者掌控之外。

Busking的出現,打破以往閉門演出音樂的方式,聽音樂不一定只困於四堵牆內,也不一定要穿得正式,更重要是能隨心享受音樂。音樂表演場所、表演者演出方式、觀眾欣賞習慣有另一種選擇我,打破了用音樂分辨身份、品味、地位的傳統規範;穿得西裝骨骨的表演者,不再一定只出現在演奏廳內,觀眾更不用特意打扮裝重才可出席。

文/壹貳